讀大學真係好得閒?

 

  

以往的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堪稱全世界第二難的考試,雖則現在DSE的難度介乎高考與會考之間,但預備過程不會比舊制學生輕鬆。很多學生——包括數年前的小妹——對大學生活極之憧憬,深信能擺脫天天苦讀的沉悶週末,開始享受人生⋯⋯別做夢了!小妹要來告訴你們真正的「大學五件事」!

 

大學五件事

       出pool(拍拖)、上莊、住hall、兼職、讀書,小妹只完成了最後兩樣。 出pool不是一廂情願的事,緣份未到也無可奈何,況且部份大學學系男女比例失衡,要邂逅意中人亦非容易。上莊即擔任學生會幹事——職位只有幾個,上莊豈是大眾活動?住hall也很講運氣,除了符合資格(非本地生或住得遠),還有抽籤獲取宿位。 兼職倒是正確的。踏入成年,即使由父母負擔大學學費,也不好意思再向其伸手要零用錢吧。 醒來吧!讀書才是佔去最多時間的!最慘的是,無論學渣學霸,有些功夫還是不得不下⋯⋯

 

Readings

        不是說大學生很喜歡閱讀,而是你必須閱讀!小妹大學唸的是社會學,很少用到課本,readings量特別多。一個學期5至6課,每星期一個課題——與中學課程不同,聽完2小時的lecture,不代表老師已把該教的都教完,因為世界比你想像中廣闊得多!雖然readings與lecture內容有重疊之處,但一份readings動輒20、30頁,課上提及的不過皮毛。 除了實用科目如社會統計學、語文科等,每個課題附帶2至3篇readings。初出茅廬的小妹曾懷著雄心壯志,結果連第一星期也未能闖過。別說要看得完,甚至未能看懂,更遑論理解消化。

 

Group Projects

        大概教授們都是老油條,早料到我們這些孩子能力有限,因此有了用來強迫同學閱讀的group presentations——出現的頻率比帥哥美女多! 一般一個科目每星期佔3小時,2小時lecture與1小時tutorial。

 

Presentations

        主要出現在tutorials;每組每星期輪流就上一課lecture的內容主持30分鐘左右的mini lecture和帶領同學討論,以展示同學認真閱讀readings的成果。 一次認真的presentation,由分工、看readings、討論大綱與結構、下筆、試講、修改,最少需要2星期時間準備。可悲的是,有可能幾個presentations在同一星期進行,因為次序是抽籤決定的。 除了presentations,還有reports、essays等其他group projects。只要你唸的不是醫科、法律、精算等「神科」,就定能體會何謂「良莠不齊」。即使自己來自名校,你仍會發現比你更能看懂readings的高材生,也有丟下組員的free-rider或自我感覺良好的井底之蛙。

 

Papers

        你以為papers代表大量readings和notes嗎?錯了,是論文,幾千字的論文。Papers分兩種——老師命題和自己命題。 老師的指定題目通常是長問題,指引清晰,相對容易瞭解老師要求。別以為自行命題有很大自由度,能讓你盡情發揮,單單讓老師approve你的題目已經超級麻煩——要確保paper內容與老師教授的理論緊扣,甚至要知道你會引用哪些readings和參考書——又要看readings! 大學基本上以英語授課,做presentations和寫papers也主要用英文,查字典所佔的時間也不少呢。

 

天地堂

        天地堂絕對是任何大學生都經歷過的苦況!Year 1學生尤其可憐,時間表內全是必修課,連上課時段也沒有其他選擇。早上2小時的課,等4、5小時再上課,一天就這樣過去了⋯⋯要是夾著2、3小時空堂,真不知用來吃飯、睡覺,抑或讀書好。

 

依小妹之見,兼職、看readings、做group projects、寫papers、上天地堂才是不折不扣的「大學五件事」。 各位也不用太灰心,希望在明天,熬過2個sem,就能享受大學生獨有的3個半月悠長暑假了!

 

【三二二三的老餅】

「三三二二」不是我的DSE成績,它代表著我的老餅身分——一個經歷了3年初中、用2年預備會考、用2年預備高考、念了3年大學的老餅。如今,攻讀第二個學士學位,在一眾DSE畢業的同學當中,成為了真正的老餅。

By Happy Chiu

 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